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主题 : 姿色秀丽的人妻
级别: *
UID: 0
精华: *
发帖: *
金钱: * RMB
威望: * 点
贡献值: * 点
邀请币: * 个
注册时间: *
楼主  发表于: 01-13
   编辑

姿色秀丽的人妻

        我今年高三,爸妈都在国外,我一个人在国内。自从上次在网上认识了赖琴之后,枯燥的生活顿时变得多姿起来。                         
  赖琴是个标准的上班女郎,跟我住同一个小区,我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跟她见面的时候那种惊艳的感觉,长发盘于头上,一身黑色的丝质装扮,衬的那嫩白的肌、肤更是洁白如玉,显得高贵典雅,透过那薄薄的布片,隐约看见那丰腴的肉体。长袖的丝质衬衫,领子上有着花边,领口开的很大,黑色的抹胸上端露出少许的乳肉,挤成了一条深邃的缝;丝质的长裤勾勒出那异常丰满挺翘的臀部,宽大的裤筒下是黑色的高跟水晶凉鞋,露出十个涂抹蔻丹的晶莹脚趾。虽年过三十,不过由于平时保养得法,依然姿色秀丽,皮肤细嫩洁白的如同少女,风情万千却又如二十左右之少妇。远不是我那些没长开的女同学可比的,赖琴在家一旦抛去职业女性的形象后,实在是太媚了,熟女韵味与天使面孔,不输年轻女子的魔鬼身材,媚的让人随时都有上去操她的冲动!我和赖琴是在社区论坛认识的,那时候赖琴的马甲被人围攻,我一时看不过去就在帮她撑了撑场面,一来二去的我们就在网上认识了,开始的时候觉得大家对某些事情观点相近,就经常在网上聊天,慢慢地熟悉了之后感觉赖琴就像一个邻家大姐姐一样亲切,尤其是一次偶然看到她空间里的照片简直惊为天人,于是我便曲意巴结,虽然一开始没想过深入交流,但是男人吗,偷不如偷不着,嘿嘿。                         
  经过几个月的交流,赖琴慢慢地也接受了我这个准弟弟的身份,我想也许是因为我在她看来年纪太小没有什么危害性吧,慢慢地我可以不定期的去她家里蹭饭了。赖琴是单亲家庭,丈夫出国留学不久就离婚了,她自己带着个孩子住在我们小区其实挺不容易的,我呢,生活费富足所以有时候能帮衬的时候也会偷偷地帮衬一下赖琴,比如现在赖琴五岁的儿子亮亮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基本都不找妈妈了,开始找我这个贱哥哥,没办法,谁让咱好色,经常趁赖琴煮饭没注意时藉口帮忙在她背后偷窥她窄裙内穿着的性感小内裤与透明丝袜的诱人景色还被亮亮抓个现形呢。男人好色不要紧,好色还被抓就是我们的不对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梦中的苍老师逐渐被高跟丝袜的赖琴代替了,男孩的欲念一旦爆发,就无法收拾了,我开始失眠了,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想要看到她,那怕是刮风下雨,如果看到,我将渡过一个美妙的夜晚,而如果没看到,我将彻夜难眠,这种爱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的成绩一落千丈,上课时我总时打不起精神,我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师那丰满的屁股看,脑海里总浮想连篇,根本听不进老师的讲课。老师也敏感地察觉到了。她找我谈过话,但我总是支支吾吾。我一天天的愈来愈想要和赖琴作爱,但一直很矛盾,毕竟有些事情拒绝了连朋友也没得做了。终於有一天,在接到赖琴的一个电话之后,我知道机会来了!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我正在努力的和苍老师视频互动,嗯,说起来已经有一个星期没见看空姐姐了,所以即使大白天的也互动得格外投入。突然,座机响了起来,吓得我就快要喷发的大鸡巴又蜕变成原始状态。恨恨地接起电话,赖琴那腻人的声音传了过来:「阿健,你在家啊?晚上有事吗,没事的话过来陪姐姐吃饭吧」「恩,好啊,不过赖琴你没事吧?」问这句话的时候,我心跳很快,我自己都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赖琴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疲惫,而且我隐约听说赖琴的前夫好像近期要回国和赖琴整顿亮亮的抚养权,对于赖琴的情况我固然很关心,但更有一种期待,今晚会不会发生什么呢?             
  「恩,姐没什么事。你放心吧,那你现在就过来吧,我去买菜。你一个小时后过来吧。」「恩,好,我一会就过去,赖琴再见。」放下电话,我下意识地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穿着。又低头整理了一下小弟弟的仪容,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古人诚不欺我。                         
  赖琴家和我租的房子就隔着两排楼,走路过去十分钟左右就能到。说是一个小时,我还是来早了,在门口等了一会儿「阿健,你来啦」一把甜腻腻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回头一看,身后站着一美女,一身黑色的职业小西装,内衬白色的衬衫,领口有紫色的小领结,淡妆清抹让容颜的娇艳尤胜往昔,成熟性感迷人的要死,胸前两团饱涨的乳团尤为诱人,撑的衬衫平滑的没有一丝褶皱,肌肤雪白中透着一丝粉嫩,配上那红润细滑的脸庞。下身黑色的短裙将挺翘的臀肉绷的紧紧的,雪白的双腿裸露在外,被高跟的黑色皮鞋衬的越发的修长丰腴。三十多岁的妇人看上去身材依旧完美,气质柔媚典雅,一颦一笑依然令人动心,举手投足间都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成熟美妇的风情。正好让我魂牵梦绕的赖琴,赖琴很媚,是深入骨髓的媚,每次看到她,我都会不由自主的蠢蠢欲动。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只要我眼睛一闭,脑海中似乎就会浮现出她各种风情媚惑的样子,然后就会想着将她压在床上好好的操一次。                         
  此时赖琴刚走出电梯口,突然就被我转身撞了过来,两人便贴了个结实。「啊,对不起赖琴你没事吧?」「想什么呢,阿健,呵呵,这么入神」                         
  赖琴一手放下菜赶忙扶住我,免得两人都跌倒在地,突然感觉下身那里贴着个坚硬的凸起,即便隔着裤子,依然能感受到那里的温度。                         
  「嘿嘿,我正在一心一意想着珊姐呢」                         
  「就你嘴甜,小坏蛋,干嘛呢,还不放手,快去开门」赖琴没注意到我的神情,实在是因为我们俩的姿势也太难为情了,我也有些尴尬,不仅双手扶住了赖琴的腰肢,上身挤压着赖琴胸前的那两团硕大,下身更是顶着那柔软丰腴的饱满阴阜。                         
  「啊,对…不起姐」                         
  赖琴明显没怎么放在心上,不过是有些难为情,见我面无愧色,那眼神居然还在自己胸前露出的那一抹乳肉上流连,此时已经被压成饼的乳团让那露出的部分都快连到一起了。赖琴除了难为情之外,见我被她吸引,心里莫名的也有些快意,笑道「还看,眼珠子都要掉地上了,还不快松手」「哦,好,好的」                         
  我看那抹腻白的乳肉看的有些走神,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松开那扶着赖琴腰肢的手,抹着鼻子,心想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赖琴见我青涩的模样,倒是没有再笑话我,撩了撩耳边的发丝,笑道「别站门口了,快帮姐把菜提进屋去吧」说着打开门当先走了进去,望着背身而去的赖琴,那婀娜的身影摇曳间有无限的风情魅惑,丰满挺翘的臀肉在走动间扭动,我觉得今天真是来得值了。光是刚才的肌肤之亲就够自己回味一个星期了。                         
  赖琴拎了好多菜回来了,我殷勤地帮赖琴把菜提进厨房,赖琴开始做菜。我站在一边看着,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她聊着。                         
  「赖琴,今天怎么想起来叫我过来了,姐夫和亮亮怎么都没在家啊。」「……」                        
  「阿健,你帮姐炒几下菜,姐去下洗手间。」「好的,姐。」                         
  赖琴转身去了洗手间。我突然觉得自己真笨,刚才赖琴一转身的时候我分明看见她眼圈红红的,估计肯定又是家庭纠纷吧。我真是后悔死了,正在我自怨自艾的时候,赖琴回来了。            
  「阿健,我来吧。」                         
  「不用,今天你弟弟高兴让你尝尝他的手艺,你就踏踏实实的在客厅看电视吧。给姐这样的大美女服务那是我们的荣幸。」我决定将功补过,而且我这个人学习或者不好,厨艺还是没话说的,毕竟这么多年都是自己做饭吃厨艺也算千锤百炼了。                         
  「呵呵,认识你这么久还真是头一次知道你会做饭呢,你这个小家伙就是嘴巴甜,不知道在学校骗了多少小姑娘呢。」赖琴倚着门笑了起来,心态也变得轻松了起来。                  
  「姐,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是那么没品的人吗,学校里那些没发育的小妹妹那里值得你弟弟出手啊,我要是骗也得骗姐这样的大美女啊。」忘形啊,得意忘形啊,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赖琴也显然没想到我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我们之间出现了短暂的尴尬,我机械的翻炒这菜肴,赖琴看着我的背影沉思。                         
  「姐,我给你讲个笑话吧。」我决定还是使出杀手锏打破尴尬的局面,说完,不等赖琴说话,就自顾自地讲了起来。「一天老师见小盆友打桌球姿势不对,老师说:「手不能动!杆动。‘说完小盆友大哭起来,老师慌了,问:「你肿么啦肿么啦肿么啦???’小盆友说:「我感动哇!!!……‘」「呵呵,你讨厌啦。」赖琴笑着在后面给了我一拳,「你就是嘴甜,会哄人。」我见赖琴心情好了,马上来了精神,「姐,我再给你讲一个我再学校书桌上看到的某个大侠刻在桌上的笑话,绝对真实哦。」说着没我又掂了两下炒锅。                         
  「我有一次去阶梯教室上自习的时候突然看到书桌上有人用刀可着一段话。上眼皮对下眼皮说:为什么你又不理我了……下眼皮说:因为主人要学习,我们还是无法在一起……上眼皮说:那说好的幸福呢?……下眼皮说:不,主人及格为大,我们的爱情算什么?主人感动了……说:你们在一起吧……于是她们相拥,于是自习室又多了一个睡觉的孩子……」「哈哈哈,好了,健,你就是姐的开心果,就知道逗姐开心。谢谢你。」我后背突然被顶上了两团软绵绵的肉团,销魂噬骨啊,赖琴突然情动的从后面抱住了我,将脸紧紧地贴在了我后背,吐气如兰。我回头微笑着看了看赖琴,她眉宇间的忧色果然少了很多,妩媚娇柔的气质中更添了一份知性的优雅。纯黑色的塑身衬衫让酥胸高耸,领口间隐约透出白色的抹胸,奶白色的丝质长裤包裹着高翘的肥臀,双腿笔直圆润,要命的是脚上还穿着细高根鞋,越发显得双腿修长。   
  「阿健,我去开瓶红酒,醒一醒,你要加油啊,让姐姐好好欣赏一下你的厨艺,今晚就辛苦小帅哥陪老女人浪漫了,呵呵」居然,调戏我,呵呵,哥们最不怕的就是被女人调戏。             
  「好哩,我的亲姐,你就瞧好吧,可不要因为我的厨艺爱上我啊,呵呵」「臭美吧,小心你把菜炒糊了」                         
  ……                                                 
  晚上,吃了晚饭。赖琴换了睡衣和我两个人坐在客厅里,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聊天。赖琴今晚很开,饭桌上不停地夸我的厨艺,还说以后谁嫁给我就享福了,我也借机会和赖琴劝了不少酒躺在沙发上,只穿了一件睡衣,白嫩的小脚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小巧的指甲盖上涂着粉色的指甲油,实在太诱惑了。我坐在赖琴的对面,赖琴转过来跟我说话的时候,我就会很隐蔽地把眼睛移回到电视机上,只要赖琴一转过去,我的眼睛就会停留在那双小脚上,我感觉我的大鸡巴又涨了起来。                         
  「阿健,你最近学习还好吗?快进入总复习了吧」「恩,马马虎虎吧,反正姐你也知道,我爸妈想让我去美国去念野鸡大学,所以除了英语之外我实在是不知道有什么可学的。」「呵呵,你这孩子有这么说爸妈的吗,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还野鸡大学,多少人奋斗一生就想出国都出不去呢。」赖琴对我的话很是气愤,伸手将怀里的抱枕向我扔了过来。                         
  我突然发现,赖琴好像睡衣里好像没穿胸罩,只看到一片白花花的波涛汹涌在粉色的纱质睡衣里,我的口水差点流出来了,完全无视赖琴扔过来的抱枕。赖琴也发现了我的色相,下意识地遮掩了一下胸部,不知道是激动还是酒劲上涌脸颊通红的低下了头。                         
  我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忙岔开话题「姐,平常都做些什么消遣呢?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很寂寞啊?」「唉,除了上班带孩子,还能有什么消遣。以后可能带孩子的机会都没有了」赖琴回答的口气里有着一丝落寞。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姐。能不能和我说说,我就觉得今天怎么亮亮也不在家呢,感觉好奇怪啊,我还把答应送他的遥控飞机带来了呢」气氛突然诡异起来。                    
  「难道姐就没想过再找一个吗?一个人带着孩子很辛苦吧!」「呵呵,你个小孩子也知道?唉,女人一旦生了孩子就没人要了,我也想开了,你姐夫想把亮亮要回去国外抚养,我觉得挺好的,我以后就一个人过了。」「哦,其实以姐的条件,再找一个应该就是分分钟的事吧。」「谁说的?姐已经老了,只希望以后找一个能安心过日子的就成了。」说到动情处,赖琴的眼睛又红红的。               
  「怎么会?像姐这样又年轻又风……韵的尤物,是男人都会动心的。」操,美色当前就是嘴贱,差点就把风骚两字说出来了,幸好我及时改口。                         
  「好了,别胡说了,真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孩子是怎么了,那么小,竟然什么都懂!」赖琴的脸红了起来,那害羞的样子看的我的大鸡巴又硬了几分。                         
  「姐,你别那么说,现在年轻人都这样,敢爱敢恨,你啊,快要跟不上时代了,呵呵。」赖琴的脸又红了几分。                         
  「唉,阿健,你今天有古怪啊,怎么话题老是绕着我这个没人要的老女人转呢?」赖琴说完,故意向我抛了个媚眼。妈的,拼了,是死是活就看这一把了。                       
  「我要你!姐,我要你,我会真心对你的,为了你我可以不去出国。」鼓起勇气说完了这句话,我脸红地看着赖琴。赖琴可能没想到我胆子那么大,敢说这样的话,一时间楞在了那里。          
  我转头看了看时钟,9 点半了,再不行动,今天晚上那么好的机会可就错过了。                         
  打铁要趁热,我看赖琴没说话,一伸手,就拉住了赖琴的手。赖琴一下回过神来,挣了两下,没挣开也就由着我牵着她的手了,小脸红红的。                         
  「健,别胡说了,我是你姐,我们怎么可能。别人要是知道了,那还得了。再说你过几天也要走的」哈,很好,至少没说不喜欢我这类的话,而是说我要出国,有戏。                  
  「姐,我说真的,我喜欢你!打从第一次我们在绿野见面我就迷上你了,我满脑子都是你,我的卧室里贴满了你的照片,我是真心的喜欢你,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只求和你生死相许,你就答应我吧。」说着我跪倒在赖琴身边,双手抱住赖琴白皙滑腻的大腿,将头深深的埋在赖琴的两腿之间「不,不行,亮亮那里我该怎么交代?你如果和我在一起,那以后你怎么抬头做人?」赖琴眼睛红红的,不过小手却不由自主的捏住了我。呵呵,看来赖琴还是对我有意思的,左一句右一句的,就是没说不想和我好。现在不过是拉不下那张脸而已。                         
  「姐,我爱你。呜……」多说无益,心动不如行动,我果断的吻住了赖琴的小嘴,赖琴用手在我的胸口拍打,不过,短短十几秒的时间,赖琴就紧紧的抱住了我,因为我的舌头缠上了赖琴的舌头,法国式的热吻攻破了赖琴薄弱的防御。                         
  一个缠绵的吻,我感觉我都要断气了,才离开了赖琴的小嘴,赖琴紧闭着双眼,小脸红红的,脸上挂着羞怯的笑意。                         
  「小坏蛋,你害死姐了,姐都要喘不过气了。」「呵呵,姐,我刚才真想把你一口吞进肚子里。」望着羞怯的赖琴,我知道,一切已经搞定,接下来,就要看我怎么调教了,呵呵,心里的变态的想法正在急速膨胀,赖琴,等着吧,我绝对不会允许你这么傲人的身材白白浪费的,我一定要好好开发,呵呵。                         
  「健,我们这样做,真的不要紧吗?我好怕。」赖琴的内心还是很传统的,还是很在意周围人的看法。                         
  「别怕。没事的,以后在人前你还是我姐,不过在人后嘛……呵呵,你就是我的好老婆了。」说着我的手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右手枕在赖琴脑后,左手就顺着赖琴的睡衣伸了进去,终于摸到了,赖琴的大腿,光滑细腻的大腿正在被我抚摸,赖琴靠在我的臂弯里,头微微扬起,双眼紧闭,小嘴开始急促的喘息起来。                         
  「健,你好坏……啊,疼,等一下好吗?不要在这里……」赖琴的后半句话没说出来,不过大家都懂的意思。我的忍耐力现在进入了崩溃期,整个客厅现在就只有我和赖琴了,我一刻也不能等得,我的手不顾赖琴的阻挠。顺着大腿,我总算摸到了赖琴的神秘地带,我激动的喘着粗气,我想我的眼睛现在一定都是红的,把内裤的底部往旁边一拉,我的手终于触到了赖琴的阴部,赖琴打了个冷颤,拉住了我的手。   
  「健,我们不要好吗,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吗,你可不可以让姐再想一想?」开什么玩笑,都已经走到现在这一步了,你叫我停手,怎么停的下来?我拉开赖琴的睡裙,看着那片让我向往的圣地,我的头猛的钻到赖琴的裆部,那梦中的味道又一次钻进了我的鼻孔,赖琴用手使劲的推着我的头,说着:「不要,健,不要,姐那里很脏,不要这样。」我不顾赖琴的阻拦,伸出舌头,舔着赖琴的阴部,腥咸的味道再次回荡在我嘴里,赖琴阻拦的力道逐渐变小,还在做着清扫运动的我的耳边传来了赖琴的轻轻地哭泣声。                         
  「健,不要,脏啊,啊……健……你舔死姐了……姐的心肝,你就不嫌姐脏吗?呜呜……姐爱死你了!你对姐太好了,姐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上你了,你知道吗,小傻瓜,为什么你要比姐小那么多呢,姐好爱你,姐要你以后每天陪姐聊天跟姐说情话,姐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要姐干什么都行……呜呜……不行了,好舒服……姐要来了……恩……宝贝,快舔……要来了……啊……来了……」随着赖琴的一声轻呼,她的手猛的拽紧了我的头发,身体一阵阵的颤抖着。                         
  把混合着赖琴淫液的一口唾液咽了下去,我抬起头,看着赖琴:「舒服吗?」「恩,好舒服,姐好爱你,健,你不嫌姐脏吗?」赖琴用手抚去我头上的汗,眼睛里充满了柔情,就像妻子看着自己的丈夫一样。
  「怎么会?姐一点都不脏,姐在我心中是最美的,只要是姐身上的我都不嫌!」我抱紧了赖琴,手在赖琴的胸部游走,赖琴的胸部很大,不过弹性依然,我揉搓着赖琴的乳头,下面的大鸡巴撑的老高,很想就这么插进赖琴的屄里,不过,现在一定要稳住,要让赖琴感觉我是真正对她好,不能太急色了。呵呵。                         
  赖琴看着我撑起的大鸡巴,脸上一红,柔柔的在我耳边说:「健,你光顾姐了,你自己还没……」看着赖琴那一脸的春意,我感觉大鸡巴又涨了几分,不过还是要坚持住,我轻轻的亲了赖琴一下,说:「没事,只要姐舒服了就好,姐你刚才说你刚见到我就喜欢我了是真的吗?」「是真的,健……你对姐是真心的好,姐怎么能只顾自己舒服呢?来,你躺下来,让姐来好好伺候你。」说着赖琴起身,然后拉住我,让我平躺在沙发上。我躺在沙发上,注视着跪趴在我两腿间的赖琴,赖琴的眼睛看着我,笑的很风骚很妩媚,慢慢的脱下了我的裤子,我的大鸡巴得到了解放,赖琴一脸媚笑的说道:「小鬼,你是不是一进屋就想姐了?人小鬼大,姐今天晚上要辛苦了。」我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姐,还是你冰雪聪明,我就是齐天大圣也跳不出姐你的菩萨手心」赖琴低头轻轻地弹了我的龟头一下,用腻腻的声音说道:「就是嘴甜,我看你今晚来就没安好心,要不为什么连内裤都没穿就来姐家呢。我看你一进门就憋着坏呢吧…」如此甜腻的声音说出如此淫荡的话,我的大鸡巴又硬了几分……「姐,你真是我的克星,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赖琴听到我这样说,微微一笑,就俯身舔上了我的大鸡巴,不能不说赖琴的口技真是一流的,先用小舌头在我的蛋蛋上舔,接着把蛋蛋整个含在嘴里,舌头在嘴里把我的蛋蛋卷过来卷过去,小手摸着我的屁股,手指就在屁眼旁徘徊,真是刺激。赖琴吐出蛋蛋,舌头顺着蛋蛋继续往下舔,来到了会阴处,用眼神示意我把腰抬起来,我心里激动,今天晚上刚搞定赖琴,就能享受到毒龙?我按着赖琴的示意,抬起了腰,菊花完全的暴露在了赖琴的眼里。赖琴用手套弄着我的大鸡巴,舌头来到了我的菊花附近,在菊花的周边划着圆圈,我闭上了眼睛,嘴里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太舒服了。紧接着就感觉屁眼上一热,一个滑腻的物体在我的屁眼上跳舞,甚至还有往里钻的趋势,果然,赖琴的舌头顶进了我的菊花,啊!这就是毒龙钻吗?实在是太爽了,赖琴的舌头就像在打洞一样,一进一出,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一股麻麻的感觉顺着颈椎由上而下,小腹里一股火在燃烧,我知道,我要爆发了,赖琴发现了我的异常,知道我要射了,于是停了下来,用那种很媚的眼神看着我,舌头还在嘴唇上舔来舔去的……急的我是心痒难挠,挺着大鸡巴想靠近她的嘴:「姐……别啊,快……继续……我想要射。」「宝贝,别急,姐会让你很舒服的,如果那么快就射了,就不好玩了……」说着,赖琴又俯身用嘴包住了我的菊花,使劲的吸了起来,我甚至能听到「咻……咻……」的声音。快感再次包围了我,大鸡巴上已经冒出了大量的透明黏液。赖琴看到我的样子,放弃了对我屁眼的攻击,转而又从屁眼往上舔起,来到了蛋蛋部位,用舌头舔着,时不时还用牙轻轻的咬一下,爽的我是只抽冷气……「姐,一会要我射哪里呢?」我看着赖琴的脸问道。赖琴笑着打了我一下,说道:「小坏蛋,你想射在哪里呢?」「呵呵,我当然想把精液射在姐的小嘴里咯……姐,你一会能吃给我看吗?我好想看姐吃我的精液的样子,一定会迷死我的!」赖琴脸微微一红,说道:「小坏蛋,那么变态,喜欢看人家吃精液。好啦,刚才姐就说过了,姐以后说明都听你的,你要姐干什么都行!」赖琴盯盯地看着我,含情脉脉地说道。                         
  「这么说姐就是答应了,太好了,呵呵,我爱死姐了。」赖琴白了我一眼:「你这个小坏蛋,姐是前世欠你的,真是个小冤家。」说完又继续埋头苦干。                        
  大鸡巴上的黏液已经顺着大鸡巴流了下来,赖琴见状,立即用舌头截住了下滑的黏液,顺势往上,舌头不停的在棒身上舔着,就是不碰我的龟头。看我实在忍不住的表情,赖琴妩媚的一笑,终于张嘴含住了我的大鸡巴,舌头在龟棱处轻扫。                         
  「啊……姐,你好会舔……我……我要不行了……啊……要射了……」爽到极点的我,手按在赖琴的头上,一下一下使劲的顶着,只顶的赖琴两眼发红,泪珠在眼眶里打滚,嘴里发出「呕……呕……」的声音。赖琴知道我要射了,伸手使劲握住了我的鸡巴根,抬起头,泪眼朦朦的看着我,嘴角和龟头之间扯出了一条透明的银丝。「宝贝,先别射,再忍一下,射的会多一点,姐想多吃一点你的精液。」被赖琴的手一握,我要射的欲望暂时消退,听着赖琴说出这么淫荡的话,我激动的热血澎拜,大鸡巴听的一突一突的……「姐,以后我每天都喂你吃我的精液,好吗?」更淫荡的话脱嘴而出。「恩,姐以后天天都吃给你看,直到你厌烦为止……」「怎么会,我一辈子都不会厌烦的,因为我最爱姐了,呵呵,快,姐,继续,这次一定要让我射出来,我忍的好难受。」赖琴听我这么一说,又开始对我的鸡巴发起进攻。         
  「啊……好舒服……姐……姐你好会舔……不行了……我要不行了……要射了……啊……」鸡巴在赖琴的小嘴里再次膨胀,快要临近喷射的边缘了,我猛的从沙发上跳起来,一把抓起赖琴,一手扶着赖琴的头,一手握住大鸡巴快速的套弄着……「啊……要出来了,姐……快……快张嘴……我要射了……」赖琴听话的张开嘴,舌头还舔着嘴唇,眼睛带着一种渴望的神情望着我,脸上带着娇媚的笑容,两手托着我的蛋蛋……好淫荡的样子,我再也忍受不住,精关大开,一大股浓稠的精液全部喷进了赖琴的嘴里,害的赖琴小嘴都快要包不住了。射完后的我,一身通泰,看着还跪在面前的赖琴,赖琴也用淫荡的眼神回望着我,张开小嘴,向我展示我的成果和精华,小舌头还在嘴里一搅一搅的,赖琴娇媚地瞟了我一眼,小嘴一闭,喉咙轻微的动了一下,再张开嘴,用舌头继续搅拌,看的我的鸡巴又有抬头的迹象。就这样,赖琴把精液子在嘴里玩了几分钟,才一闭口,只听见「咕嘟……」一声,把精液全咽了下去,再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好好的清洗了一下。「姐,我好爱你啊,我真的受不了了,你太诱人了」我笑的很淫荡。「恩,姐以后要天天吃,不知上面的小嘴,下面的小嘴也要天天吃……呵呵」「以后我会换着花样让姐吃的哦,姐会吃吧?」「恩,只要是健的,怎么吃都可以,吃什么都可以!姐永远也吃不够」赖琴狡诈的眼神看着我,这难道是一种暗示吗?呵呵,真的好期待……
[ 此帖被匿名在2019-01-13 06:17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

认证码: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威尼斯注册送88元    澳门赌场☞送1888元    【澳门新葡京】注册送888    奔驰宝马注册送35元     澳门银河-注册免费送36元    葡京娱乐场注册送38元    金沙赌场注册送26元

      █永利●送188元█    色友推荐【凤凰娱乐】    皇冠赌场:AV女忧在线发牌    玩家推荐【彩票投注】    华人首家赌场【吉祥坊】   神话真人真錢赌博   站长担保【凤凰国际】